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随着《只狼:影逝二度》的出现,From Software和宫崎英高再次完美展示了深刻的世界架构所能呈现的游戏魅力。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魂类游戏的横空出世,以其黑深残的机制、不妥协的难度和碎片化的叙事自成一派,从《恶魔之魂》的尝试到如今《只狼》的颠覆,核心实际上是这种通过精细结构传达思想认知的方式。

《只狼》前,宫崎英高的作品一直秉承着庄严肃穆的建筑美学,无论是《黑暗之魂》古朴厚重的哥特式建筑,还是《血源诅咒》幽邃阴森的文艺复兴风格,要直观地接受这些艺术设定所传递的意义并不容易,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深挖世界的架构才能够理解这些迥然不同的恢弘故事。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黑暗之魂》:不朽诅咒的监狱

当亡灵从“北方的不死院”中苏醒,获得来自奥斯特拉上级骑士“奥斯卡”的钥匙,从牢房中逃离,这一切都是个骗局,与这个摇摇欲坠的世界毫无关联的不死人本是自由的,可一旦踏出那一步,便被永恒地禁锢在不朽中。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步入下一个监牢

游戏的篝火机制不仅仅是作为检查点和休息站的存在,每当不死人战败,化为火焰中的余烬重生,而无自我意识的游魂和骷髅也会随之复活,火光带来的并非是希望,而是对于这些亡灵不死的诅咒。没有受到黑暗诅咒的角色才能够保留人性,迎来神圣的死亡,而那些被不朽所囚禁的生命,他们的意志将会在不断的重复中逐渐变得空洞,最终化为行尸走肉,这是在自我思维层面的精神退化,而非恐怖故事中那种单纯的僵尸化。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火焰中的余烬就是不死的隐喻

不死不老的诅咒迫使亡灵屈服于命运,因为不再拥有死亡的恩赐,整个世界,甚至是生命本身,都成为了自由的牢笼。从“公爵的图书馆”、“赛恩古城”到“病村”、“黑森林”,《黑暗之魂》中的所有区域都用雄伟的建筑和广阔的平原给人以自由的迷惑感,事实上这些全都是剥夺生命意义的另一个场所罢了,为了颠覆初期离开监狱牢房的定式思维,用无奈的结局进一步深刻了生命本身便是监狱这一事实,因而那些厚重的建筑却时刻传递出压抑的违和感,因为这都是基于作品世界观架构而自然构建的。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宏伟的哥特式建筑

《血源诅咒》:堕落的治愈教会

不可否认,洛夫克拉夫特的克苏鲁神话为《血源》提供了无限的灵感,诸如“预兆”和“低语”等字眼和那些书中详细描述的触手怪物反复地出现,似乎与整个故事环环相扣,但实际上除了这些具象化的视觉信息,《血源》的艺术美学完全来自于对于宗教和哲学的思考。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黑暗中的低语

亚楠的教堂和塔楼一直被认为以哥特式建筑为原型设计,但将其称为“哥特式”并非完全准确,它们更多的是承袭维多利亚时代的“后哥特式”文艺复兴风格,必须要指明的是,哥特复兴运动是在哥特式建筑激增几个世纪之后才出现的,确切的说,是由18世纪英格兰天主教会发起的。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仿维多利亚时代建筑风格

欧洲宗教改革带来的必然结果是基督教的分裂,而这在《血源》中的化影便是治愈教会、曼西斯学院和拜伦维斯的三足势力,哥特式的复兴建筑意旨革命后英国天主教会的力量。宏伟的治愈教会暗示了这个堕落的梦境,在血疗带来灾难的同时,还盲目地固执于他们在亚楠所失去的权力。平民紧闭屋门,逃避恶魔排斥异己,教会门户洞开,猎杀梦魇。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治愈教会的堕落

《只狼:影逝二度》:徒有其表的源之宫

日本战国时代,这个动荡的时间点,紧随陈旧制度的废除,这回《只狼》的世界不再是虚构的罗德兰大陆或是失落都城亚楠,宫崎英高将对于现实生活和残酷历史的反思带到了苇名城,带到了源之宫。

如果说《黑魂》的世界建立在监狱之上,《血源》的梦境与宗教密不可分,那么《只狼》中的一砖一瓦便是战乱中贪婪之人对于血统和权力的阴谋。作品对于历史的重新构建不仅仅停留在还原,From Software还加入了同时期的超自然元素,鬼怪神话不仅没有让《只狼》的艺术审美沉溺于幻想,反而恰到好处地忠实表现了16世纪的日本。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艳丽的源之宫

源之宫的建筑以典型的平安神宫为原型,融合了平等院凤凰堂、室生寺五重塔等等建筑风格,满眼朱白的木构色调显得优雅而高贵,但耐人寻味的是,平安时代比战国时代早了800年,这威严华丽似乎在掩饰某种微妙的真相,事实上在推进《只狼》的剧情时便能够理解,这群追求不死的贵族早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贪婪带来的是腐烂和堕落,探索之后,整个皇宫如同遗迹一样破败不堪,断桥残垣无人修缮,湖中死水毫无生机,他们在无尽的生命中滞留,就如同整个宫殿停留在了千百年前的模样,徒留躯壳。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残败不堪无人修缮

平等院凤凰堂

反观苇名城,15世纪后期的战乱直接开启了战国时期,同时饱受地震和饥荒威胁的日本只能用动荡来形容,许多城镇遭到破坏,幕府受到挑战,在镇压时遭到苇名的举城反抗,盗国成功后,苇名主城那气派的6重天守阁,毫无疑问是目中无人的标志,一方面,城主苇名弦一郎用种种僭越的行为挑战幕府;另一方面,又忌惮外来大名的势力,转投各种异端手段,更是在贪图庶家御子龙胤之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一切三年前平田家付之一炬时便已成为注定的悲剧,幕府反攻时熊熊烈火中的苇名国似乎在证明:一切贪婪得来的繁荣、土地、财产、追随者都会被剥夺被粉碎成虚无,而这也是战争的真相,War Never Change……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僭越的天守阁居室

厚重之魂 从《只狼》看宫崎英高的建筑与剧情艺术

大阪城天守阁

魂类游戏:用一个世界讲一个故事

在宫崎英高的魂类游戏中,世界架构不仅仅是单纯的为了作品视觉完整性而设计,而是承载着整个故事的存在,碎片化的叙事必定会造成很多有待探究的内容,而世界观下环境建筑所呈现的一切往往是巨细无遗的。

《黑暗之魂》牢笼般的宏达建筑,《血源》中走向极端的治愈教会,当这些想法沿袭到《只狼》中,一个被贪婪和错误的信仰所引导的扭曲世界便被细致地塑造出来。通过建筑完成故事,是魂类游戏重要的一环,当所有易被忽视的细节隐匿在环境中,这些建筑物架构会拥有无与伦比的艺术性和深层含义。